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国内资讯 > 焦点人物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中心军事部记者苏洲:用镜头与他们一起战斗

时间:2020-02-27 13:15:03来源:CCTV中国电视报编辑:赵小春点击:

除夕之夜,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中心军事部的记者苏洲正在山东潍坊到北京的高铁列车上拍摄新春走基层节目,对于已经3年没有回家的他来说,这个春节注定和以前一样,将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手机里还在不停更新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消息。看着手边印着CCTV台标的摄像机和话筒,苏洲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与使命,他拿起手机,给新闻中心军事部的张伟主任发了一条微信:武汉疫情严重,申请奔赴前线! 

请战!27岁军事记者心向武汉

疾驰的列车,除夕的夜晚,苏洲逐字逐句敲下的“请战”微信这样写道:目前疫情越来越严重,如果未来有军方介入,作为一名军事记者,我认为应该有责任也有义务用镜头与他们一起战斗。在此,我郑重申请,如果需要,我愿意深入一线,在疫情战场上付出自己的全部力量。今年我27岁,希望主任能够放心派我出征,我的父母既是军人,又是医生,更是组织培养多年的合格党员,他们一定会支持我的想法和决定,为了此次任务,我将时刻准备着!

作为一名军事记者,苏洲已经有4年的从业经历。他说,自己虽然是一名电视新兵,但却亲身经历了很多曾经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历史时刻:国庆阅兵、中外联演、火箭发射……“当这些举世瞩目的历史瞬间用自己的镜头展现给全国人民的时候,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但是我深深地知道,这不是一名军事记者的全部,驻守边关、练兵备战是军人的职责使命,汶川地震、抗击非典、武汉疫情等重要时刻同样不乏人民军队的身影,而我要做的,就是到第一线去,和他们并肩战斗。”苏洲这样告诉本报记者。

出发!家人最后一个知道消息

1月29日,正月初五,苏洲接到了出发的指令。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苏洲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准备好了吗?的确,5天的等待,摄像机、采访话筒、编辑机、换洗衣物一切准备就绪,只要一声令下随时能够出发去武汉。“我真的准备好了吗?”当再次提问自己的内心时,苏洲又不太确定,他想起了办公室抽屉里藏着的那张回家探亲申请单。“我已经3年没回家了,一直在忙着参与国庆阅兵、军运会、长征五号发射、新春走基层等重大节目任务。这张回家探亲申请单,一直没有来得及找领导审批签字。”

这个时候的苏洲,还没准备好用什么方式告诉父母这趟即将到来的武汉出差行程。还有苏洲从大学就在一起6年的女朋友杉杉,两个人已经在2018年11月订婚了,却因为这两年大型节目任务太多,婚期一拖再拖,原定今年2月2日的领证计划看来也无法如期进行。“既然没有准备好,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煎熬了几个小时后,苏洲撕掉了那张在手心里攥了很久的回家探亲申请单,全副武装地登上开往武汉的高铁。列车开动半小时后,苏洲给家人发了一条简单的消息:“我下午去出差,武汉。”

苏洲在武汉天河机场进行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的报道

感动!分不清护目镜里是雾还是泪水

1月30日,在武汉市肺科医院,苏洲第一次穿上了防护服,进入到重症病区,得知计划采访的中部战区总医院护士长刘孟丽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忙碌了3个多小时了,无暇放下病人出来接受采访,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重症监护室。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一次时长10分钟的采访,记者苏洲穿防护服、进病区、出病区、脱防护服,再加上等待的时间,足足有将近3个小时。

进入病区,刘孟丽护士长正在对患者进行护理,苏洲就在一旁等待,他的后背和面颊越来越湿,几分钟后汗水就浸透了全身,护目镜也已经起雾。终于等到了宝贵的采访机会,但只有10分钟。苏洲早已在心里把问题反复过了无数次,当他面对这位个子不高、话语凌厉的护士长时,对方的认真和坚持还是深深感染了他。“刘孟丽护士长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护士的口罩如果被汗水浸湿,必须更换,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小护士在病区里面待了6个多小时,刘孟丽狠狠批评了她,因为这样对她来说有更大的风险。小护士说,“护士长,哪怕你再骂我,我也不能出来,我如果出来,里面就没人了。”苏洲说,“听到这段故事,我也分不清护目镜里是雾还是泪水,只觉得眼前这些医务人员紧张忙碌的身影变得愈发的伟岸。”

危险!从火神山医院三米多高的房顶掉下来

2月4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始收治首批确诊患者,为了清楚地拍到画面,苏洲爬上了病区对面的板房房顶。“经过我实地勘察,发现从这个位置构图、捕捉细节都堪称完美。那是一个工人存放物资的板房,距离病区大概有30多米,高度在3.5米左右。”苏洲告诉本报记者,“我先是踩着板房旁的发电机,然后踏上窗户栏杆,再登上房顶。”这一天,苏洲历时12个小时,在房顶上进行了4场直播连线、2条新闻动态和1条新闻联播的报道。

最后一场晚上6点多的直播结束时,气温已经接近0摄氏度,苏洲收到消息,要赶快从房顶下来,用电脑为当天晚上的《新闻联播》节目传送一些画面。“我当时已经冻得浑身发抖,四肢麻木,板房房顶的水珠太滑,我心里又有点着急,一不小心就从板房上掉了下来。”那时候的火神山医院还保留着一些施工痕迹,地面上还有很多钢筋和管道。苏洲这一摔,直接摔在一根钢筋上,感觉到肚子和背部钻心地疼。“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受伤了。”但是这里距离火神山医院的病区只有不到30米的距离,苏洲不敢也不能掀开衣服察看。辗转到其他医院就诊之后,医生撩开苏洲的衣服,看到肚子和背部各有一道十多厘米长的口子。苏洲说:“万幸伤口并不深,医生给我打了破伤风针。回到酒店我才发现,羽绒服和新买的运动裤早已被剐成布片没法再穿了。”如今,苏洲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而他又爬上了火神山医院另一座更高的板房进行拍摄。他开玩笑地说:“我要俯视那个曾经把我摔下来的地方!”

苏洲(左)在火神山医院进行视频直播连线的准备工作

心疼!妈妈在电话那头哭了

来到武汉采访将近一个月了,苏洲一直在持续高强度的工作,平均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父母亲知道这些情况,一边心疼又一边为孩子鼓劲。苏洲的父母都是军队医务工作者,妈妈还特意从专业军事医护人员的角度录制了许多小视频,叮嘱苏洲洗手、做好防护等等,细到如何拧水龙头、挤洗手液、戴口罩。“妈妈发来七步洗手法的小视频,让我认真背下来,还会随时考试,比如突然抽查,问我,‘七步洗手法的第三步是什么?’”苏洲说,“妈妈会特别认真地看我做的节目,看我出镜时的样子。有一次妈妈突然问我,怎么手指甲那么长?太长了不卫生,有安全隐患。”其实,苏洲因为条件所限,没带指甲刀,所以没来得及剪指甲,而妈妈就是会从这些小细节时时刻刻关注孩子的一举一动。

一天晚上,妈妈照例打来电话,苏洲正忙着赶片子:“妈,有啥事吗?没事我挂了,我特别着急,要去干活了!”妈妈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有啥事不能慢慢做吗?没事我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了吗?”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带着哭腔。爸爸把电话夺过来:“你知道你妈多担心你吗?她一直在这儿哭!你不忙的时候来个电话,忙的时候也至少给你妈妈发个短信!”挂上电话,苏洲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想到上次我去海拔5000多米的哨所采访,妈妈每天都担心得睡不好觉,每天眼睛都红红的。从那以后,我就坚持每天晚上9点多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哪怕晚上不睡觉熬夜赶片子,也要按时跟妈妈通话。”

信心!黎明一定很快就会到来

记者采访苏洲时,他刚完成对火神山医院重症二科副主任马凌的跟拍采访。“马凌医生是值凌晨2点到5点的班,我一直跟拍他的工作,用摄像机全程记录下他对重症病人进行急救的过程,感觉就像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凌晨5点,结束工作脱掉防护离开病区,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苏洲和马医生走在回去的路上,马医生突然对苏洲说:你看,现在已经6点了,天马上就要亮了。再黑再黑的黑夜,总有天亮的时候!疫情再难再难,总有转好的一天!

苏洲在采访中了解到,40多岁的马凌医生是来自甘肃兰州的专攻心脏疾病的专家。马凌医生出发来武汉之前,十来岁的女儿在家里抱住爸爸的大腿,哭着说不让爸爸走。马凌医生对女儿说:军人有军人的职责,医生有医生的职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爸爸是军人也是医生,爸爸的职责就是去武汉把病毒挡住,这样你和其他人才不会生病。苏洲说:“我是记者,我也有我的职责,就是通过镜头把一线军人、医务工作者的真实情况报道出去,让全国人民知道,这里有这样一群人,这样一群可爱的战士,他们一直在这里坚守。我看到的每一位医务工作者都有着必胜的决心,我要把这种自信传递出去,告诉大家,胜利的黎明一定很快就会到来!”

相关文章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486号

Copyright©2006-2019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投稿邮箱:596817985@qq.com
  • 陇ICP备14001029号-2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